馬拉卡納球場仿佛被馬拉多納附體,一直半夢半醒的梅西突然如鬼魅般橫向飄移,皮球被他的左腳擊出一道閃電,然後如尺量一般彈柱入網。
  這是一個完美的進球,屬於藝術殿堂內的頂級作品,可以掛在牆上欣賞,也可以鎖在保險柜里等著升值。
  但梅西以及阿根廷隊的完美,僅限於這靈光一閃的進球,及至梅西狂放地撩衣慶祝後,阿根廷的進攻依然難現水銀瀉地。後衛線時常暴露出讓阿迷揪心不已的明顯空檔,身價加起來值好幾億歐元的前鋒線,更多的時候都是在單干,而且幹得並不咋樣。
  其實,自從1986年捧起大力神杯之後,阿根廷國家隊的軟肋簡直比北京擁堵還要明顯。讓我等阿迷如同走鋼索的人,總覺著顫顫巍巍,如履薄冰,傾倒似乎只是個時間問題。
  所以,阿根廷足球絕對不適合口味清淡的球迷,它是世界足壇奉獻給愁腸百結的邋遢文藝範兒最好的禮物。就像12星座里最為糾結難纏的雙魚座,上一分鐘天堂,下一分鐘地獄,甚至連一丁點的承上啟下都沒有。但與此同時,他們又似乎深得雙魚座浪漫文藝的真傳,往往在你的心境跌落谷底的時候,突然間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讓人直上雲端,歡喜得幾乎每個毛孔都在歌唱。而這不過是在為下一次的“受虐”埋下伏筆。
  如此循環往複,如此周而複始,阿根廷足球就這樣悄然種進了阿迷的心裡,拔不出來,也不想自拔。一如那些悲情傷感的電影,或者憂郁又略顯騷情的探戈。
  在講究團隊協作、攻守兼備的現代足球理念里,阿根廷足球絕對是個異類。他們醉心於自己的舞步,沉溺於自己的情緒,天生敏感,又容易受傷,渾身上下每個細胞都浸漬著流浪藝人的不羈,但哪怕是一時興起的低吟淺唱,卻都能把人迅速帶入,並流連忘返。
  一支情緒化的球隊,一群率性而為的天才,仿佛專為配合潘帕斯草原上的野馬塵埃而生。這也是我幾乎不從技戰術層面品評阿根廷足球的原因,那幾乎相當於執著於讓雙魚座從感性走向理性,疼的不一定是他,痛的一定是你。
  這樣的隊伍若想踢出千軍萬馬的氣勢,無論如何都需要一位強勢的領袖。但帶著隊長袖標的梅西過於乖巧溫和,他可以摘走王冠,卻很難頂天立地。而站在場邊的薩維利亞太過儒雅文氣,他或許能夠壓得住課堂,但絕對帶不出膽氣。於是,當馬拉多納橫空出世那會兒,阿根廷足球才如同潘帕斯草原上空的振翅雄鷹,撲啦啦一飛衝天。
  截然不同的兩類人,有時是可以走到一起的。慵懶的天才在被註入痞氣、匪氣、野性以及偏執過後,他們的創造力和血氣方剛通常會超越人類的想象。馬拉多納就是這樣一位痞子英雄,但梅西、伊瓜因、迪馬利奧以及馬拉多納的前女婿,都不屬這類人。
  有此前因,便無需再糾結於阿根廷足球的後果。因為足球是用來看的,更是可以匹配自己內心的。
  愛上阿根廷足球,就像愛上不完美的完美,不可能完全是因為足球,還因為你愛上了你喜歡的那種情感。  (原標題:痞子英雄)
創作者介紹

房間室內設計

xm94xmwc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