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農保、城居保並軌,引起人們對居民養老保險制度的更多關註。不少人發現,雖然冠以“養老保險”四字,但很難靠這份保險來養老。
  到2013年底,新農保、城居保覆蓋人數達到4.98 億人,其中按月領取養老金的城鄉老年居民1.38億,這些老人的月人均養老金僅為81元,全年不到1000元。
  同期,企業退休職工月人均養老金約2000元;農村低保每人每年2200多元;扶貧標準為人均純收入2300元。
  居民養老待遇標準會不會漲?數億人在期盼。
  ■81元,居民養老金被指如同“零花錢”
  “新農保養老金,有比沒有強。”安徽籍農民工李虹說。她的公婆均已年過60,如今每月總共可以領到100多元的養老金。老兩口種著不到3畝地,現金收入很少。子女都在外地打工,有了新農保養老金,每月按時領取,手上多了點活錢。“以前一分錢也沒有,現在有一點是一點,家裡的老人還是挺高興的。”
  但是,指望這100多元錢養老,李虹認為不可能,“人老了,每天都要吃好幾種藥,光藥費1個月就要花100多元。電費水費也要交,電話不可能不打,一個星期總得讓老人吃頓肉,青菜豆腐偶爾也要花錢買,還有村裡親戚鄰居辦喜事隨禮,一個月再怎麼省也要五六百元支出。新農保養老金也就是點零花錢,還是得靠我們幾個孩子年底往家拿錢。”
  2013年我國農民人均年純收入8896元,按目前每月81元、每年972元的養老金計算,養老金替代率不到12%,與國際上公認比較合理的50%—60%替代率相差甚遠。當然,農民還有土地保障,但其前提要求年邁的老人繼續田間勞作以獲得大部分生活來源。
  與老年人相比,在外打工的中青年農民對新農保有更多糾結。
  “不參保的話,怕老了以後一點收入也沒有。”甘肅天水農民王春蘭在北京做育兒嫂。沒有固定的單位,她不太可能參加企業職工養老保險。所以,從新農保試點開始,她就讓老家的丈夫為自己辦了參保。
  “雖然已經參保了,可算算賬,將來真不能靠這點養老金生活。”王春蘭今年48歲,3年前參保,按每年最低檔100元繳費,到60歲時將繳滿15年。最近新農保城居保並軌,政府倡議多繳多得,王春蘭的雇主建議她也提高繳費檔次。
  多繳一些,能多得多少?新農保的宣傳小冊子給農民舉了一個例子。新農保養老金待遇由基礎養老金和個人賬戶養老金兩部分組成,支付終身。基礎養老金,目前中央確定的標準為每人每月55元。個人賬戶養老金,月計發標準為個人賬戶全部儲存額除以139。若個人繳費選擇每年300元檔次,政府每年補貼50元,繳費30年,平均年利率為3%,到60周歲時個人賬戶累計儲存額為16651元,除以139,每月個人賬戶養老金120元。兩項相加為175元。按現行方案,王春蘭即使也按300元檔繳費,到60歲也只能繳15年,屆時養老金水平還達不到175元。
  王春蘭近兩年收入增長不慢,每月能掙5500元。她已在西安買了套80平方米的住房,準備將來到那裡養老。她表示,就算再多交一些保費,每月200元左右的養老金,感覺還是太低了。
  新農保近兩年推進速度不慢,但35歲以下符合條件的人群參保比例不高。據分析,這與新農保待遇水平偏低有關,年輕的農民工多在觀望中。
  ■居民養老金仍定性為補充性養老收入
  如何看待當前的城鄉居民養老金水平?
  “不能簡單地說太少。”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農保司劉從龍副司長說。不論是每月81元的養老金還是55元的基礎養老金,單純看的確不高。但要考慮到,新農保2009年才開始試點,城居保2011年試點,兩項制度到2012年才在全國推開。給予農民和城鎮非從業居民55元基礎養老金,雖然是低水平起步,但實現的是從無到有的跨越。對農村老人來講,原本是一分錢也拿不到,現在每月多了55元現金收入,改善生活的作用也不可小瞧,這在邊遠地區農村表現得尤為明顯。
  人社部負責人也多次強調,當前,對於農村居民來講,主要還是靠土地、家庭養老,新農保基本定性為補充性的養老收入。在土地、家庭養老的基礎上,政府再逐步建立、完善社會化的養老保險制度。
  許多人拿居民養老待遇和職工養老待遇做比較,前者不到後者的1/10。對此,劉從龍認為,二者不宜放在一起比較,更不太可能拉平。
  55元對已滿60歲的農村老人是不需繳費就可直接按月領取的待遇。社會保險不同於濟貧扶困的社會救助制度,實行權利與義務相適應的原則,多繳多得、長繳多得。由於居民養老保險實施時間很短,多數正在領取待遇的人沒有個人賬戶積累。到去年底,88%新農保待遇的領取者根本沒有個人賬戶,主要由財政補貼。而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已實施多年,個人繳費和單位繳費的數額要高出很多。
  不少在城市務工的農民也明白這一點。家在山西的老郝在北京、天津等地打工近20年,新農保和職工保險都參加了。他說,新農保一年才交兩三百元。在企業里繳納職工養老保險,單位每月要給他交500多元,自己工資再扣近200多元,一年算下來8000多元。“交的錢差別這麼大,退休後待遇差別肯定也大。”對他而言,新農保沒太大意義,但因為擔心做不到連續參加企業職工養老保險滿15年,他還是繼續繳納新農保,算是有個“保底”的。
  新農保、城居保待遇還常常被拿來與最低生活保障、扶貧標準比較。劉從龍介紹說,新農保、城居保是普惠的,不論家庭狀況如何,滿60歲都有基礎養老金。低保、扶貧等制度,針對的則是特定對象,必須滿足一系列的條件,因此也不宜簡單地拿來參照。
  ■調整基礎養老金應提上日程
  “55元好幾年了,怎麼就不漲漲?”李虹反覆解釋,不是說新農保不好,而是覺得待遇該漲了。這也是參保者的普遍想法。
  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十連漲”,新農保、城居保的基礎養老金為什麼近5年來一分錢也沒見上調?有的參保者提出,企業退休職工也不再繳費,但養老金年年都在漲。居民養老保險待遇,從絕對額上不好和企業養老金進行比較,但調整頻率不應該差得這麼多,否則感覺不公平。
  物價年年漲,居民養老金原地踏步,等同於“縮水”,參保者滿意度降低甚至變得不滿意很正常——許多參保者拿物價漲幅做比較。新農保2009年10月開始試點。看統計數據,2010年CPI同比增長3.3%,2011年增長5.4%,2012年增長2.6%,2013年增長2.6%,雖然近兩年漲幅溫和,但畢竟年年都在漲。在京務工的四川籍農民徐大姐說,方便面是她家經常消費的食品,買的最多的某臺灣品牌5盒裝方便面,記得2009年左右不到10元,現在漲到12.5元。
  中央財經大學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禇福靈表示,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物價的上漲,包括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在內的各類社會保障待遇,都應建立相應的調整機制。“經濟發展了,國家財力更雄厚,應當調整基礎養老金待遇,這是讓老百姓分享發展成果的重要方面。物價持續上漲,也要調整養老金待遇,這樣才能保證老百姓的生活不受大的影響,也提高制度的吸引力。”
  據瞭解,到2011年底,我國已全面建立起“社會救助和保障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的聯動機制。最低生活保障標準、失業保險金、企業職工養老金待遇等多項指標,結合物價增長狀況,近年來每年都在調整。但是,新農保和城居保的基礎養老金沒有變過。
  對此,人社部副部長胡曉義解釋說,新農保2009年開始試點,2010年開始擴大試點,2012年才全面鋪開。試點期間,搞了試點的地方農村老人有養老金,沒搞試點的地方農村老人仍是一分錢也沒有,所以在這個階段,首先解決的是制度覆蓋全國的問題,而不是立刻提高待遇水平。他表示,目前新農保、城居保已覆蓋全國並且合併為統一的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制度,適時適度提高待遇水平有必要提到日程上來。
  不過,提高待遇並非發一份通知那麼簡單,需要強有力的資金支持。在55元的標準下,目前財政對新農保、城居保待遇的補貼額度一年已超過1200億元。按照規定,政府對符合領取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待遇條件的參保人全額支付基礎養老金,其中中央財政對中西部地區的基礎養老金給予全額補助,對東部地區給予50%的補助。哪怕僅僅提高10元錢,每年財政也要多支付十多億。
(原標題:居民養老金,何時能漲漲)
創作者介紹

房間室內設計

xm94xmwc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